第251章(1/1)

太阳从窗户间隙间照进来的时候北山定就醒了,但看到身边之人任睡得香甜便没有动作,看着佳人熟睡的脸竟想起了往事,嘴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十年间她和水佳玲走遍了大平的山山水水,也赏完了北国的风光和体验了沙漠的情怀,更体会了世间的善善恶恶,做了不少打抱不平拔刀相助之事。

自与古梅师徒别后,她和水佳玲便一路北上直达北国都城,见到了呼延赫和段敏,也见到了她们的孩子呼延洁,洁儿比世安和纯雪还小两岁,继承了呼延赫和段敏的外貌,样子十分喜人。

以至于洁儿时常缠着她和佳玲都不觉得烦,甚至很想远在京城的三个孩子,虽然挂念但却并不担忧,因为她们相信北山水盛会把两个妹妹照顾好的。

在北国都城呆了一个月后,两人便准备开始在北国游玩,看到她们两人这么潇洒的出来玩,呼延赫和段敏十分羡慕,恨不得洁儿一天就能长到十八岁,但也只是想想。

在北国这一玩就玩了一年多,北山水盛处理国事政务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十分熟练,世安、纯雪也如愿以偿的“混”进了宏文府,为什么是混?因为名字身份都是假的,自然也就是混进去了。

但耐不住人长得好看学习也好,所以人缘也好,翻年便和石玉、陈辛莲成了宏文府的四大名人,这是北山水盛没想到的,也是北山定和水佳玲很意外的。

北国赏完了也玩够了,两人也终于决定回京城,毕竟好久没见到宝宝她们了,而且有些事情还要处理,便没有再玩,直接回了京城。

人都回来了,闭关什么的自然也就结束了,回来没两天北山定又过上了上朝的日子,但也只是上朝,政务什么的还是宝宝处理,一般事情也是她决策,只有重大事情她才会出手。

这次回来的路上她就和水佳玲已经商量好了,第一是好好培养宝宝的执、政、能力,第二是陪伴和照顾世安与纯雪,第三是退位,考虑到两个小的还小,只得再等三年。

这还是北山定不停的讨价还价花了很大努力才争取来的,否则就不是三年而是五年了,一想到要在京城又呆这么长时间,北山定好难受。

第四就是非常重要了,给水盛和子晴完婚,两人已于中秋订婚,年底完婚,之所以要先弄个订婚又隔这么久,都是水盛要求的,自订婚后隔三差五除了上朝都见不到她人影。

弄得神神秘秘的,作为过来人即使水盛什么都不说,北山定都知道她要做什么,自己空有点子,却从始至终无人问津,只得就此等着看。

好在水盛也没有让她失望,一想到这么好看这么聪明的孩子是她和水佳玲生的,就各种乐,笑意更是止不住的表现在脸上,让来参加宴席的旧臣都看的十分震惊。

特别是石翊,若说石翊是跟在北山定身边时间第二长的绝对没人敢说的一,自北山定继承侯爵直至称王称帝后,凡是有外人在或者国宴早朝之类的重大场合,北山定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

自此石翊也明白了,陛下是真的要放手,让水盛来开创属于她们年轻人的时代了,水盛也是她和晓月看着长大的,人品性格都很不错,如今感情也有了结果,看来离那天已不远。

因为北山水盛对袁子晴的重视和久久准备,再加上这是大平帝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国婚,所以场面空前盛大,久久传为佳话。

虽然有超过她和佳玲婚礼的规模,但北山定知道时代不同了,不能一味的要求孩子节俭,毕竟结婚是人生大事,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水盛作为未来的皇帝,这个规模还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北山定和水佳玲都很高兴,婚宴后第二天北山定便下旨全国免税一年,并赦免罪责较轻且有表现良好有悔改之意的犯人,让他们能够回家与家人团聚。

三年眨眼即过,北山定终于如愿以偿的退位当上了什么都不用做的太上皇,一年前袁子晴生了个女儿,她和佳玲都十分喜欢,可一想到自己又上升了一个辈分,她心里就各种不好了。

她得和水佳玲赶紧再出去游玩一圈,不然到时候老了走不动了,再想去看都没机会了,于是退位后没两天北山定和水佳玲就又出了京城。

虽然世安和纯雪长大了不少,但毕竟还没成年,便嘱咐水盛好好照顾她们,但也不能过分溺爱,否则也是害了她们,水盛自然一一答应下来。

一想到才一岁的孙女,白白胖胖水灵水灵的,水佳玲是很舍不得,但好在有她外婆帮着照料,想来也是没什么问题了,离开的前晚更是设了家宴。

请了石翊一家陈红一家,以及袁子晴的母亲和舅舅,知道她们这次是秘密的光明正大的出去游玩,晓月和陈红都十分羡慕,要不是孩子还太小,她们也想去了。

虽然不用再找借口出京,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不知道结了多少仇家,所以两人是秘密出了京城,这次除了带小东子两人外,还让两个暗卫变成了明卫。

十年间除了在北国呆的一年加上京城的三年外,其余时间都用在了游山玩水,踏遍了她们打下来的整个江山,最后定居在江南的桃花源。

桃花源是北山定给取的名字,因为她和水佳玲走了这么多地方,都很中意这里,再加上这里比较隐蔽,以前根本没人居住过,又位于两州交界处。

不但有小河经过,而且还有一个盆地,十分平坦,盆地边缘除了树林就是竹林,相较于树林北山定和水佳玲更偏爱于竹林,所以在竹林边缘建了呈品字型的竹屋群,共八间。

既然决定在这里定居,北山定便在平坦的盆地开坑了四亩良田和两亩地,离房子不远,灌溉也便利,以供自给自足,好在还有侍卫和小东子他们,所以虽然费了些时间,但好歹是开坑出来了。

今年春总算把水稻种在了田里,没开坑的地方还种了不少桃树梨树等,待来年便可姹紫嫣红,光想想北山定就十分开心,虽然早就看过,但这些是自己种的,感觉不一样。

来此定居已经快一年,除了劳作便是看书,书都是从附近州县采购的,除了老书外还有不少新书,因为大平的文化空前繁荣和开放,所以不少新作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

倒是让水佳玲这个书迷看得爱不释手,让北山定十分担心她的眼睛,于是便把前世的象棋和麻将做了出来,一行六人刚好凑一桌麻将一桌象棋。

水佳玲比较喜欢象棋,但能和她旗鼓相当的只有北山定,可北山定比较喜欢麻将,但手气是不好不差,输不会太多赢也不会大赢,倒是水佳玲这个不喜欢麻将的手气好的出奇。

好在还有个手气差到十打九输的小东子垫底,北山定开心之余也替他感到悲哀,不过心里却是偷着乐的,有手气这么差的在,怎么打都不会输到哪里去的。

昨晚打完麻将北山定便睡了,水佳玲却是又看了会书才睡,所以今天北山定难得的醒了个大早,便看着水佳玲的睡脸出了神,虽然两人已经升成了爷爷奶奶辈。

但岁月并没有在水佳玲的脸上留下痕迹,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就连她自己也差不多,不知道是这里水土养人,还是古代的空气比较好。

亦或者和开朗的心态和劳逸结合的作息有关,总之样貌的年龄比实际年龄要小上许多,如果这也是穿越的福利,那就真的太好太好了。

“想什么这么出神”水佳玲一醒来就看到北山定盯着自己看,可眼神却像透过她在想别的,以至于她醒来都没发现,要是平常早就会说‘怎么醒这么早,还早呢,再睡会’。

被声音拉回现实的北山定总算恢复了正常,“怎么醒这么早,还早呢,再睡会”,“不了,这两天涵儿就会到,我们还是早些起”水佳玲说完便开始起身。

涵儿即北山子涵,是北山水盛和袁子晴的孩子,也是她们的孙女,因为两人选择定居在这里,且离京城也就一两天的路程,刚好现在是夏天放了假,便让水盛把她送过来陪陪她们两个老人家。

如今涵儿已经七岁,虽然今年春节已经见过,但也已大半年没见了,涵儿样貌继承了北山水盛和袁子晴,但性格却不像水盛那般沉稳也不像子晴那般淡然,更和名字的‘涵’‘寒’没半毛钱关系。

整个就是脱了缰的野马,欢脱到不行,只要和她小姨世安凑一块绝对能闹腾半天,而安静的皇宫因为有了两人也增添了不少活力。

经过北山水盛近七年的努力,大平帝国更加的繁荣富足,也开创了属于她们年轻一代更有活力更公平公正的新时代,故而与北山定统治时期被并称为开元盛世,科教文化事业也获得了空前发展。

七年间大平帝国发生最大的事就是与西边的七国开通了海上贸易之路,不仅与七国互通有无开通贸易,更与七国建立了政治外交,也很好的将帝国的文明传到了七国。

随着交流的不断加深,七国对大平的了解也越来越深,感叹其地大物博的同时,更畏惧其军事实力,并被帝国文明所折服,以至于五年前七国不约而先后派使臣来朝。

从那以后便成了定例,每年的秋季七国都会派使臣前来京城觐见天子并送上贺礼,相应的北山水盛也会给予他们没有的回礼,在来的基础上加一点,但也不会太多。

也算全了礼数而又不让自己成了冤大头,而七国对此也十分满意,对于七国的内政和军事帝国从不会干预,而七国倒是想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为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显得十分苍白无力,而北山水盛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七国迟早都会成为帝国的附属国。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则是潜移默化成的,即女性地位的普遍提高,已经有了男女平等的共同意识,据数据显示现在无论朝堂之上还是地方官吏,女子已经占到百分之三十五。

相比于北山定时期的百分之几,速度不可谓不快,而且相信再过五年或者十年,占到百分之五十乃至百分之五十以上都是有可能的。

而一些老古董担心的同性婚姻合法化,会导致帝国甚至华夏族的灭亡之事并没有发生,反而越来越繁荣和强大,而异性婚姻还是占绝大多数数。

根据去年普查的数据,异性婚姻者占百分之九十五,而同性婚姻任然是百分之五,并没有随着同性婚姻合法和时间的流失成上涨趋势,几次普查都在百分之五左右。

这是北山定早就料到的结果,毕竟青菜萝卜各有所好,不可能因为政策的出台,原来喜欢青菜的会改成喜欢萝卜,相应的也不会因为政策不出台,原本喜欢萝卜的就不敢喜欢萝卜。

除了这些以外,最让北山定和水佳玲欣慰的是世安和纯雪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爱人,都是女子,两人都见过,人品样貌都不错,世安的爱人成熟温柔。

而纯雪的爱人则比较阳光开朗,很会照顾人,而且四人曾经是同窗,算知根知底,至于家世,谁又能比她们家更好,所以并不在乎,但为了自家孩子,北山定还是派人把她们祖辈都查了一遍。

纯雪的爱人出生南方便宜州县的农家,家里祖辈几代都是务农,最惨的时候直接成了长工,好在经过她爷爷和父亲的不断努力,总算摆脱了长工的身份,并有了几亩薄田。

所以她才能进私塾并考进了县里的小学部,从小学习就很好,而且不骄不躁十分努力,所以没有意外的又考进了州里的中学部,自然而然也就考进了京城宏文府的大学部。

成为了纯雪的同窗,并慢慢有了感情,最后走到了一起,与世安她们一起准备今年年底成婚。而世安的爱人则出自州牧之家,全凭自己努力考进了宏文府。

因为宏文和扬武两座学府不仅是官办,更是一个国家文化实力的代表,也是一个国家以后发展的基石,所以从北山定在位时就不准任何人染指,要想进去就只能通过考试。

所以就连纯雪和世安都是考进去,至于中学部和小学部就要放松许多,也算是让出一些利益堵住京城各个既得利益者的嘴。

而两人的爱人也不会因为与纯雪和世安成婚就会获得官职,只会获得殿下这样的虚名,而要官职就必须参加科考,所以今年春闱四人都参加,也都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四人便从同窗变成了同事。

考虑到四人年底就要成婚不能离开京城,所以水盛就近安排四人就职,两人的王府也马上就要竣工,年底成婚便可住进去,至于她们以后怎么想怎么打算就看她们自己的了。

至于石玉因为喜欢武也向往成为大将军,所以定的目标是考进扬武府,以至于中学部时十分努力,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擦边进了扬武府,也在这里收获了自己的爱人。

北山定和水佳玲没见过,但听石翊说,是出自武将世家,父亲辈历下不少战功得以封侯,人长得很漂亮武功也十分了得,就是性格偏冷,好在是石玉的克星,所以也准备年底和纯雪她们一起成婚。

而陈家的陈辛莲由于一心痴迷于医术,除了上学就是专研各种病例案例和中草药,所以目前为止还单身也没有喜欢的,但医术却已十分了得,大有青出于蓝之势。

一个月前北山定和水佳玲陆续收到了段敏、晓月和陈红的书信,除了问好之外,更表达了她们也想入住桃花源的意思,一想到麻友和棋友都会增多,两人爽快答应。

预计今年底石翊和晓月以及陈红两人就会入住,而段敏和呼延赫则要明年低才能入住,谁让她们的孩子最小,好在感情有了点眉目,明年便可以甩手不干了,

经过一天的期待和等待,北山定和水佳玲总算等到了孙女,这不人还没到,老远就听到了孙女的声音,高兴的北山定让人赶紧上菜,其中西红柿炒鸡蛋是她做的。

而高难度的糖醋排骨红烧鱼则是水佳玲做的,明明都是自己教的,却比自己做的好吃得多,北山定每次一想到这个就各种难受,而她做的拿得出手的就上面一样。

想到光上吃的还不妥,北山定又让人去端盆水来,这么热的天,赶了这么久的路,洗洗脸凉快凉快,顺便洗手吃饭,真是一举两得。

安排好这些北山定方才再次坐下,水佳玲则让人去端来一碗冰的绿豆汤给孙女解暑,两人对视一眼,便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没多久便看见孙女欢快的朝这里跑来。

原本背景似的夕阳照在孙女身上竟如画般耀眼,北山定仿佛看到了少年时的自己志得意满的要获得北方佳人的芳心,而水佳玲则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以及她们成婚时的样子。

此章加到书签